Select Page

基督徒的工作观

陈礼裕博士
系统神学和历史神学讲师

“那工作是不是一种无法逃避的咒诅;是堕落后的人类所必需承受和容忍的一件事?又或者它也能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一项祝福?”

基督徒应该如何看待工作呢?在今天的社会,毋庸置疑的,工作占据了许多人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那工作是不是一种无法逃避的咒诅;是堕落后的人类所必需承受和容忍的一件事?又或者它也可能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一项祝福?

要了解圣经中的工作观,我们可以回到创世记二章中关于人在伊甸园中的记载。创二章首先将伊甸园描绘为一种截然不同的居所。在这里头,神与人享有美好的关系。在这和谐的关系层面中,神给人的吩咐之一就是要管理伊甸园。因此15节这样说道:“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所以,人之所以为人,乃是因为他是一个能藉着神造他时所赋予他的能力,并以他拥有神的形象的身份(创1:27),来完成神的命令的一种创造物。工作原先就是人的本分。

但是,在人堕落之后,他与自然界原享有的自然与和谐的关系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这破裂的关系不但导致神与人关系的破裂、男人与女人之间关系的破裂,也造成了人与大自然之间关系的裂痕。创3:17说道:“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这节经文里头的“劳苦”一词将人类“新”的状态表露无遗。堕落以前,亚当所要作的乃是修理和看守;堕落之后,他却必须“劳苦”。可见,堕落的事件,改变了大自然与人的关系。堕落以前,人的工作显然不会带来身体或精神上的忧愁和伤痛。堕落之后,人则会发现他耕田作地的努力将是辛苦的,甚至可能是徒劳的。

这里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是,堕落是否只是导致了人与被造界本体性的改变?一般的看法是人与他的环境都同时发生了变化——正如人进入了堕落的状态,被造界也因着人的罪而受到咒诅。在本文中,我打算探索堕落所带来的另一个层面的影响——除了罪对于人与世界本体性的影响外,它又同时如何造成人与被造界关系性的变化。

如上所述,人与被造界原存的关系,乃是管辖治理它。这个关系竟变为以“劳苦”为结果,是因为堕落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像神”,意即他可以为自己的生命与他所处的世界作出类似神的自主性决定。但人所极度缺乏的,乃是他无法真正像神那样藉着全能与全知知道他本身的决定是否正确。

这样看来,当我们把这个世界所面临的生态问题(包括最近笼罩东南亚的烟霾)归咎于人对这大自然资源的滥用,而以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完全让大自然自我更新,甚至保留它也不去干扰它为最佳的解决方案时,其实答案恰恰相反。罪带来的人与受造界关系性的破坏是真实的,但放弃人类修理看守的责任并不是解决与大自然关系破裂的方法。正因为人没有按着创1-3章所提出的原来的管辖治理概念来面对这个世界,所以才造成了这许多的问题。人未能服事其生态环境,关键在于人未能理解何谓妥善适当地行使其管辖权——即作为被造界的管家加以治理。换言之,我们必须与我们所处的世界发展一个正确的关系。

“所以,人之所以为人,乃是因为他是一个能籍着神造他时所赋予他的能力,并以他拥有神的形象的身份(创1:27),来完成神的命令的一种创造物。

在这个认识下,我们又当如何理解我们生活中工作的性质?首先,我们需要对“管辖权”有一个正确的理解。“管辖”造物界并不是“主宰”它,而是以神圣事奉的姿态来服事它;这样的“管辖”最首要乃表现于顺服造物者;这是必要的,因为只有祂才是被造界真正的主人。创造论最重要的含义就是主权——神创造了一切,因此祂拥有对一切的主权。这也意味着人工作的尊严并不在于做了什么,而在于其背后的精神。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时提出的工作并无圣俗之分的看法是对工作观的一种重新拾起。因为无论从事什么行业(圣职人员或其他职业),重点乃在于人在个别的岗位上对神的顺服,藉着个别的行业服事祂,荣耀祂。甚至,一个进入圣职行列的人,若不是出于对神的顺服而出自自己的私意,就不能算是按着神的心意在 “工作”。同样的,一个被呼召进入全时间事奉的人,却继续在其他事业尽上一切的力量,也不能算是在作神所喜悦的“工作”。简言之,圣俗在这点上并没有分别,工作最终的要求,是认识人必须向他的造物主交待以致愿意顺服。

其次,对“管辖权”的认识也提醒我们作为 “管家”的身份。身为管家,最重要的,不外忠心。圣经嘉许勤劳尽责的工作态度:
“手懒的,要受贫穷;手勤的,却要富足。”(箴10:4)这就是忠心的一种表现了。与此同时,从“管家”的角度出发,就会认识到工作原来也是一个“呼召/召命”(a calling/a vocation):无论是哪一种工作场所和就业内容,神都命令我们加以“治理”和“管理”,并赐福于其中(创1:28)。这是忠心的一个层面。另外,我们也应该对工作有比较实际的要求。因着罪的影响,我们的工作甚至人生不会就因为我们爱神而一帆风顺。我们还是会与同事发生摩擦,我们也可能失掉一份商业合同,甚至可能遭解雇。这一切并不表示神不站在我们这边,它们只是生活在这个败坏的世界里无可避免的后果。人的堕落影响了我们与世界的关系,工作未必按着它应有的轨道运行。然而,即便如此,人在得赎后却应该也将工作赎回,重新学习按神原先的心意“管辖” 和“治理”,并且以感恩为动机回应这托付。

最后,我们必须记得一件事:神也正在工作,这就赋予工作神圣的意义。在约翰的福音书里头,我们看到神继续在救赎与恩典中工作。约15:7这么记载:“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而当耶稣的事工完结时,祂就可以这么说:“我在地上已经荣耀祢,祢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约17:4)可见工作并不是一种咒诅,乃是人在这个世界中神圣排序的一部分。

Instagram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