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拿撒勒宣言”的后现代叮咛

刘毓江博士(牧师)
客卿讲师

“又有多少人是在资讯泛滥、
知识经济社会体制下,
依然是资讯文盲,
俯首甘心地默认自己
是长了眼睛却看
不见的瞎子?”

以下的经文,曾经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召唤我投身全职事奉,在“关怀中心”参与基层服侍的事工。30年后的今天,时过境迁,但那古旧的叮咛,依然在回荡、发声……

耶稣来到拿撒勒,就是他长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规矩,进了会堂,站起来要念圣经。有人把先知以赛亚的书交给他,他就打开,找到一处写着说:
‘主的灵在我身上,
因为祂用膏膏我,
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
差遣我报告
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
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
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
于是把书卷起来,交还执事,就坐下。会堂里的人都定睛看他。耶稣对他们说:
‘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路4:16-21)

有不少的释经学者对“刚出道”的耶稣上述的一番宣示,称之为“拿撒勒宣言”(Nazareth Manifesto)。它犹如天国事工在地化的起手式,其神学的重要性也毋庸置疑。

然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倘若耶稣在众说纷纭的后现代氛围里,作了同样的宣告,是否也一样地叫当代的人目瞪口呆、定睛看他呢?纵使是对他的言说表示惊讶,但会不会是只有感官的刺激,却又有截然不同的、异质的认知呢?

试问:我们究竟还有多少人是处于贫病交加的弱势穷户?有多少人是自由尽失的奴隶或殖民地族群,需要在被掳掠、欺压的困境中期待着生命得到释放?又有多少人是在资讯泛滥、知识经济社会体制下,依然是资讯文盲,俯首甘心地默认自己是长了眼睛却看不见的瞎子?

道成肉身的耶稣,岂是真的能够住在二十一世纪,带给当代人禧年的丰足?“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这类的佳音,会不会只是每一年岁末倒数的氛围里,那点缀的贺词、喝彩声中可有可无的装饰性的辞藻?教会如果是道成肉身的展延或载体,还有什么是可以提供给当代人的信息?如何让昔日的真道能够有新的诠释力和发言权?昔日的真道在新的肉身处境里,如何能够透过教会作创造性转化、叫真道可以有再生的力量、继续对这一代的人说话?个人认为有以下几方面的思想考量:

“拿撒勒宣言”的当代诠释:

1) 传福音给贫穷人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新加坡仍有昔日圣经上所指涉的穷人吗?按经济角度,今天要找穷乡僻野恐怕都有困难,许多想迈向第一世界、成为发达国家的心愿,已经落实了。谁还是贫穷人?如何界定?向哪些贫穷人宣告福音的信息?……今日的“穷人”,或许得用一个宽广的灵性视野来诠释:当代的贫穷人,指的是那些无力、缺乏能力、无法改变自我的“软弱”人。贫穷,不再是纯粹地用物资能力衡量的标签。生命的贫穷,意味着内在贫瘠,没有能力处理个体生命的破碎、人际关系的割裂。当代人的软弱是没有能力掌握自己。教会是用生命去承载信仰,要给人的是救赎性的生命力(vital impetus)。信徒的生命力又能从哪里开始努力建造?个人认为有三方面:发挥当代信徒的生命力、叫信徒在世持续成长与成熟,就得让理性回归神、情感热爱神、意志上顺服神。藉着理、情、意三者兼顾的灵性生命、言行身教式,把福音的感染力灌注到生命力贫穷的人群当中,这才是
“再现”福音改变生命大能的美好诠释。

“教会应该要有前瞻性
的视野与魄力:
呼唤灵魂的刚强与苏醒,
这是首要的事奉。”

2) 被掳的得释放
廿一世纪的人活在怎样的捆绑里,需要怎样的释放?我所看到的是:家庭、社会所带来的压力与捆绑。尤其是家庭,更是当代人的重担。物资丰裕的家庭,很多时候期待的,仅仅是割裂的人际关系的修复,而不再有那天长地久、情深告老的遥想;社会许多时候酷似规范了的舞台,要求人们扮演多重角色,甚至是身不由己、毫无选择的角色;全球化的互惠,增添了跨界共享资源的机会,倒也营造了剧烈竞争的战役、开启了网络化下、理性的竞技场。人们逐渐意识到:人为的牢笼中的悖逆与矛盾。教会要让当代人的生命不再被捆绑,就得提供出路:建立一个有支援性的、承载力强的社体(A therapeutic community)医治创伤与克胜压力。以关爱来医治创伤、以信心和盼望来激发生命——这是教会在后现代责无旁贷的天职。

3) 瞎眼的得看见
廿一世纪的城市人,在生命上可有迷失?新纪元时代(New Age)对正统宗教信仰的冲击,不再是信与不信之争。多元社会、多元意识下的人群,没有信与不信的简单对立,乃是什么都信一点,什么都试试看,遇到突变就心生恐惧的族群。教会应该要有前瞻性的视野与魄力:呼唤灵魂的刚强与苏醒,这是首要的事奉。生命可以有多元的机遇供自己替换或尝试,但有条件并不担保人活得较有意义、有方向,神的道不光是改变命运机遇,乃是扭转生命的价值与方向,建构一幅可以叫人“以身相许”的委身之蓝图。

4) 受压制的得自由
廿一世纪的人们受到怎样的压制和限制?在多元化下,声音多、声量大的霸权,也让弱势的声音边缘化;有哪些人的心声是说了没有人听的,或者是没有机会说的?教会应在多元意识下、缔造包容与接纳兼具的空间,不应是只有一种声音。然而,口杂言多,人多音杂,最后仅存强势的声音,意识形态化,永远也没有长进。有多元,亦要有配搭,维护和谐,竭力开拓人性化的生存空间。

总结
坚信“神悦纳人的禧年”永远在前头,有恩典的世纪终究属于神,这仍然是我的信念与执着,亦是生命放眼未来的起跑器……

Instagram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