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有什么能阻止我受洗呢?” 默想使徒行传 8:26-40

何威达博士(牧师)
基督教事工发展中心华文部主任
副院牧
教会历史和讲道学讲师

“若是残障人士,
我们会寄予同情
的眼神!太监呢?
投上的却是奇怪
的目光!”

听啊,一道奇怪的问题!
一位埃塞俄比亚的太监在旷野巧遇腓利,听懂了耶稣的福音,在旷野适逢有水之处,竟发出一道奇怪的问题(8:36):“看哪!这里有水,有什么能阻止我受洗呢?”

我想,正常情况下的问句应是:“看哪!这里有水,我可以接受洗礼吗?”为何太监竟如此负面:“有什么能阻止我受洗呢?”负面的问句背后,难道反映着满布伤痕的內心?

是时候留意经文如何引介主角登场……

主角登场:三重身份,聚焦一点!

“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个埃塞俄比亚人,是个有大权的太监,在埃塞俄比亚女王甘大基手下总管银库,他上耶路撒冷去礼拜。”(8:27)这人一登场,作者路加完全没有提到他姓甚名谁,只提供三项个人资料:他来自埃塞俄比亚,是女王手下的高官,职位等同于现代的财政部长,是个太监。

然而后续的叙述却始终聚焦在第三项资料上!按希腊文圣经,“太监”的称谓在整段叙述中竟达五次之多(8:27,34,36,38,39)。

太监!太监!太监!太监!太监!

整个叙述,由始至终不断强调这人是太监,其它资料一概不谈!

太监:一个被彻底拒绝的人!

太监,不像男人的男人!

若是残障人士,我们会寄予同情的眼神!太监呢?投上的却是奇怪的目光!

太监!太监!太监!太监!太监!

五次提到这人是太监,难道是要凸显此人的心情?“自从成为太监后,无人会记得我的名字,也无人重视我的任何成就!在世人眼里,我永远只是太监,一个在人人的心理上要保持距离的太监!”

或许我们现在有点明白为何这人的问句会如此负面:“有什么能阻止我受洗呢?”

自从成为太监后,他发现从此再也无法轻易进入所谓正常人的社交生活中,总在某程度上被排在外头。因为他是太监!甚至以色列的上帝也似乎不例外!因为申命记23:1明说:“凡外肾损伤的,或被阉割的,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这位太监却选择去耶路撒冷敬拜!纵然如此,按申命记的吩咐,他大概连圣殿外院也无法进入,只能远距离敬拜上帝!纵然一心想靠近以色列的上帝,却只能忍受被彻底排在外头。

但这种万重阻隔的情况,在顷刻之间竟完全消失!

一连串“刚好”,天涯成咫尺!

这天,当这位太监从耶路撒冷远距离敬拜上帝后踏上归途时,不知道为什么,手中书卷翻到了以赛亚书第53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几句话深深触动内心(8:32-33):“他像羊被牵去宰杀,又像羔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他卑微的时候,得不到公义的审判,谁能述说他的‘后代’?因为他的生命從地上 ‘被带走’。”

正当太监不明白这些话是指着先知本人还是另有所指时,不知道为什么,腓利突然“从天而降”,将经文合理地指向了主耶稣的受死、复活与升天。

太监越听越明白,越听越激动……突然之间,经文最后两句话展露了全新意义……假如“因为他的生命從地上‘被带走’”这句话是指复活主被接升天为王,并意味着新时代从此来临,那么,“谁能述说他的‘后代’?”这问句岂非是指在主耶稣开创的新时代里,所有意想不到的人也能被纳为他的后代,甚至连这位一直被拒门外的太监,从此竟也“有资格”被完全怀抱?

“没有人是太远、
太难、太糟糕,
甚至连上帝的爱
也鞭长莫及。”

其实当日太监默念的以賽亞書第53章,只要往下读到56:3-5,7下,确实有一段话是专为太监而写的:“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不要说:‘耶和华将我和他的子民分別出來。’太监也不要说:‘看哪,我是枯树。’因为耶和华如此说:‘那些谨守我的安息日,选择我旨意,持守我约的太监,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內,有纪念碑,有名号,胜过有兒有女;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因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

事实上,我们心知肚明,整段叙述的发展绝对显示了圣灵不按常理带领的结果。试想想,太监“刚好”阅读这段经文,“刚好”被其中几节深深触动;当他不明所以时,“刚好”有人现身车旁提供正确解释;甚至干旱的旷野“刚好”有水出现……连串的“刚好”,只能见证着上帝的非凡手段。

最值得留意的,是埃塞俄比亚这地点……

按古老希罗世界的地理知识,所谓“地极”,向东指印度,向南指埃塞俄比亚。我们熟悉的使徒行传1:8这样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现在,一位来自“地极”的太监在无人的旷野经历了连串“刚好”,正是要说明一件事:没有人是太远、太难、太糟糕,甚至连上帝的爱也鞭长莫及的。

太监的心完全打开了,他已确信以色列的上帝在主耶穌的生死复活里已展开双臂紧抱着他。是的,他确是无法改变自己身体上的残缺,但天国大门已经打开,连串“刚好”表明上帝在基督里的大爱真能令天涯变成咫尺。

“有什么能阻止我受洗呢?”——问句后的两点反思

面对当年那位太监在旷野有水之地向不期而遇的腓利发问:“有什么能阻止我受洗呢?”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反思下列两点:

首先,假如此刻你正像这位太监一样,觉得人世间处处是万重阻隔,甚至连上帝也显得无比遥远,请你转移双目,不再注目万重阻隔,请你打开双耳,留心听太监之言:“有什么能阻止我受洗呢?”是的,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人和事能阻止那位爱你的上帝在基督里以强大膀臂拥你入怀呢?

其次,你愿意像腓利一样,成为旷野迷羊的及时雨吗?愿意顺服上帝的感动,去寻觅那些觉得上帝无比遥远的痛苦心灵吗?你渴望他们內心的伤痛能再次得医治,再次经历到上帝爱的怀抱吗?今日的腓利会是你吗?

Instagram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