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社会共善与基督徒见证

林德平博士(牧师)
李怀光宗教教育教授
副教务主任

“透过构建基督教
独特的群体生活,
教会在展示,
同时也是
在传播一种独特的
生活态度和价值。
这是教会所不应落人后
的公共责任。”

世俗社会中存在美善的公共价值,这是圣经的教导。虽然,保罗劝罗马教会“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上),但他随后即说:“作官的原不是要使行善的惧怕,而是要使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只要行善,你就可得他的称赞”(罗13:3)。保罗的教导并无冲突:一方面,罗马教会须要注意价值观世俗化的问题,另一方面,这并不意味着罗马社会不存在公共的美善价值。正因为社会中存在共善,使徒彼得如此教导信徒:“你们在外邦人中要品行端正,好让那些人,虽然毁谤你们是作恶的,会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而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上帝。”(彼前2:12)

在1991年至2007年之间,新加坡出现四份有关公共价值的报告:“共同价值观白皮书”(1991)、“新加坡家庭价值观”(1993)、“新加坡21愿景”(1999)和“国民教育信息”(2007)。2014年,教育部学生发展课程署以上述报告为基础,设置了《品格与公民教育课程标准》,显示新加坡价值教育内容的延续性与积累。

新加坡的品格与公民教育是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为国家核心价值观的教导——包括责任感、坚毅不屈、正直、关爱与和谐,第二部分涉及社交与情绪管理的能力培养,第三部分则属于公民教育的范畴。针对第三部分,前教育部长王瑞杰说:“第一,我们的学生应成为忠心耿耿的公民,对新加坡有很强烈的归属感,为国家利益、防卫与安全献身;第二,他们应关怀别人,愿意尽己所能改善别人的生活;第三,在一个多元种族社会里尽力促进社会凝聚力与种族和谐;最后,对社区、国家及全球课题,应有能力作出反应,并作出正确的决定。”

以宏观视角来看,自17世纪西方启蒙运动以来,科学精神为主导的现代化西方教育崇尚价值中立的理念,强调学校当以传授知识和科技为主要任务。如今,面对家庭教育功能的式微、激进分子不断颠覆传统的举动,以及全球化趋势中价值观的日趋多元,正规教育如何帮助下一代面对价值真空和价值混淆所带来的迷失?学校如何维系社会的价值共识?这些都是值得教会关注的公共问题。

《品格与公民教育课程标准》纳入国家层面的价值论述,反映了新加坡社会现有的公共价值观,是多数新加坡人价值取向的写照。对他人的尊重、负责任的处事待人态度、坚定、诚信、关爱他人的怜悯之心,和与人和平相处的意愿,这些都是基督教所强调的处世之道,教会因此当为社会中存在这些价值共识而感恩,因为它们关系到社会的集体福祉。
要在国家层面推出一套公共价值的论述不易,然而,其传承与积累将更为艰难,所需的是更长的时间和更大的决心与耐心。公共价值的成型既需要岁月的磨练,又会面对瓦解的威胁,代际之间也可能出现价值变迁的挑战。因此,教会应积极地参与共善的维护与传承。在这方面,基督徒的群体见证扮演重要的角色。

基督徒秉承圣经的教导而实践彼此尊重、彼此相爱与合一的生活方式,这本身已经是一个具有社会意义的见证。当教会在国人面前展现出一种超越社会阶层、文化背景,甚至是政治立场的生活型态时,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启发社会想象的见证行动。透过构建基督教独特的群体生活,教会是在展示,同时也是在传播一种独特的生活态度和价值。这是教会所不应落人后的公共责任。

当然,要在多元社会的处境中展示共善的可能,教会便须要透过神学教育来深化与拓展信徒的信仰认知与视野,因为神学是基督教价值观的基础。如何为信徒提供完备与适切的信仰教育,以帮助信徒在多元社会的语境中拥有体现福音和维护共善的能力,这是当代教会的教育使命,其公共意义不应被忽视。

Instagram
Instagram